• logo
甌網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教育

明天又是新的一天

2019/09/01 07:52 來源: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:楊凡 瀏覽:7070

平陽中學高一(7)班 沈蕙

殘陽如血,在鄉間寧靜的暮色中,一個女人站在空蕩的房間里沉默著,無聲地目送那個身影行遠,沒有一句蒼白的語言。當她在決然中抬頭仰望,希望卻從她眼中燃起,蔓延,漫過了一切。

她,永遠相信明天!

我第一次把我的目光停留在一本書的標題上如此之久——《飄》,無論是從漢字上的“飄”與“風”,還是原文的Gone with wind ,都是隨風流浪,隨風而逝之意。其中隨風流浪的是斯嘉麗的命運,而隨風而逝的是白瑞德對她的愛情。在美國南北戰爭的亂世風塵里,她的生命如同葦草般被風拔起,在風中飄蕩。后來的電影譯名《亂世佳人》,這只滿足了吸引觀眾目光的需要,根本不如“飄”帶有一絲悲哀的美感。

斯嘉麗絕對不是善良的人,她任性、自私,冷酷又不擇手段。先后為了錢與虛榮心搶走艾希禮妹妹與自己妹妹的未婚夫,為了維持生活向白瑞德出賣自己,允許工頭雇用犯人并折磨他們來獲得利潤。可她同時又是勇敢而堅定的人,在自己一無所知的情況下,幫助自己討厭的梅蘭妮平安生子,在戰后滿目瘡痍的故鄉像黑奴一樣在毒辣的烈日下干農活,想盡辦法,禱告上天,讓家人不至于挨餓。

她是堅毅的,盡管戰爭摧毀了她所擁有的一切,她卻固執而拼命地在傷痕累累的大地上活著。她顧念著家人,能放下自己曾經的小姐身份,跟奴隸一起下田,也體現了她對人世的執著與頑強。人總是渴望生,盡管許多時候活著比死亡更需要勇氣,但人本性中對未來的希望,對明天的期望永不死去。

在烽火硝煙里,第三次結婚的斯嘉麗與一直在她身邊的白瑞德走到了一起,但她對艾希禮的余念以及對白瑞德的忽視卻永遠地傷害了他。最終白瑞德在女兒夭折后徹底失望與疲乏,死心地離開了斯嘉麗。

此刻她才幡然醒悟,如果她真正了解艾希禮,她就不會愛上他;如果她真正了解白瑞德,她就不會失去他。她愛的和她愛而復失的兩人,她一個都不了解。她可能從未真正了解一個人,而她的錯誤是愛了一個虛無的幻影。

她仿佛失去了一切,因為她多年的信念在那一刻全數崩塌。回想自己年輕時是那樣輕松快活,她嘗到幻滅的痛苦,如同手術后麻木的疼痛。但此時她卻固執地開始了希冀,她永遠不知道什么是失敗,即使失敗冷冷地瞪著她,她也會翹起下巴。

“我明天到了塔拉再想這一切吧,明天我就能挺住了,明天,我會想出辦法把他搞回來。不管怎樣,明天又是新的另一天了。”

我最為觸動的是“明天又是新的一天”這樣的尾句,它是不可磨滅的希望,而這樣的宣言近乎悲壯。她仍像流浪兒一樣赤著雙腳在嶙峋荊棘上鮮血淋漓地走去,一路哭泣一路尋光,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悲涼與堅強。

斯嘉麗是真正的葦草,或者說每個人活得都像野地里的葦草。每天無論是被車輪碾壓還是被人踐踏,當暮色的晚風吹拂時,葦草總能固執地從污濁陰暗的泥地抬起頭,仰望天上寥廓的星空,開始對明天莫名的期許。

相關新聞

  • 聲明: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zrb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[2001]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

地址: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